钧瓷发祥于一个叫“神垕”的千年小镇,以其独有的神奇窑变著称于世。

变,易也。《黄帝内经》说,物之生谓之化,物之极谓之变。万事万物,大到浩瀚宇宙,小到芥子微尘,都是在不停的运动变化着的。有些是潜移默化,有些是苍海桑田。

在钧瓷的器物上,这些变化都有所映射,从入窑点火那一刹那起,原来就来自天地精华的矿料、金石、柴木,在火力的神奇作用下,仿佛辅开了纸张,研好墨彩,把天工 开物的万千颜色,施妆于器表。


创意钧瓷窑变釉色元素丝巾鉴赏

于是,出窑万彩。

这世上,没有两件完全一样的钧瓷。

神在窑变,奇在开片,妙在纹路,绝在意境。

在众人看来,万般色彩施妆于器表,就是伴随着器物,附着于钧品,一世相依了。

但设计师们想的是如何撷取这天地精华的施妆,或赋予其别一种美的方式。

在微距镜头下,钧瓷釉色的七彩渗化、纹路交织、片纹纵横,间以珍珠大小的晶莹气泡,在二液分相的肆意流淌中,如遗世明珠,大小不一,沉浮无定。


我不是瓷器,我是一条漂亮的丝巾

这些都构成钧瓷独有的画面,或云山雾霭,或花鸟虫鱼。或海市蜃楼,或白云苍狗。

唐代有个叫王维的一定看到过这些颜色,于是他写下了“远看山有色,近听水无声,春去花还在,人来鸟不惊”的名句。


钧瓷创意丝巾,釉彩的魅力

元代的一位画家一定看到过这些颜色,他挥笔而成《寒鸦归林图》,为后世一件钧瓷《寒鸦归林》命了名,并随着一位现代作家姚雪垠的诗而成就一段佳话。


十里桃花

钧瓷人看到了这些颜色。他们用微距镜头拍摄下来,通过设计师的再提练和再创造,再利用现代的印染技术,把这些带着窑温的钧瓷的独特符号,做成了衣服,做成了饰 品,做成了披巾。

从此,这些颜色和钧瓷元素,不必只呆在博古架上,不必那么整天厚重的板着脸。她们可以随风轻盈,可以以更加柔软的形式,来表现钧瓷的美。

窑变,出万般风情。

小小提示:可以买一条送给心爱的人哦!

彩票平台app下载网,http://amityspace.com/